About     Team     Journal     Newsnew  Achievements


Mark
Francois Roche的采访

New-Territories _S/he工作室


Beasts, Men & Bits / plan C , [post-digital age’ Curiosity Cabinet] , Liminal


未来是什么?



未来是一个上世纪60年代的词,与社会进步,解放,美国的消费主义标准化和科学神秘主义有关,就像现代20年代的代名词一样:没有人会再用现代这词来描述创新。但是未来一词被滥用,来掩盖当下的现状。这是一种来自基督教的病理学,旨在分离当前和未来,尘世间的花园中的身体和心灵的奴役以及后世界中灵魂的解放。这种分离使我们被世俗束缚,无法再去憧憬天堂般的美好。科学的未来是布道和信仰的世俗版本。正如马克思所描述的那样,资本主义依赖于战略性地交替危机时期(来重新集中生产,正如GAFA在做的那样)和乐观时期,给人们创造一种解放与自由的幻象。所有人都谈论未来,这种精神分裂般的对立。恐惧和愉悦是这个宗教的圣物。

我们应该警惕数字艺术的迷惑性。艺术家创造这些安眠药一样的艺术来自我麻醉,就像松节油使画家陶醉一样,并使其消费者保有对绘画,对自由,对进步的幻象 - 通过这些新颖的小科学把戏。他们不知道自己被困在后科学世界中,甚至不知道,拉贝雷伊斯已经在Quattrocento的中部描述了这种情况……

我们应该怀疑这些狡猾的魔鬼,畏缩的道德主义者和符号学家的对立面 - 那些人将他们的愤慨转化为资本,将政治正确作为旗帜,来让蒙在鼓里的受害者们自发地将他们奉为高贵的祭司。这些被乔姆斯基谴责的知识分子,穿着他们昂贵的Prada西装,道貌岸然地捍卫着让这种让他们身居高位的系统,毫无愧疚地承认了自己宏伟的地位和伪装。

我们是否应该揭示,刚刚这两种情况仅仅是同一系统的两面,两种利益的对称融合?除了愤世嫉俗者与小丑这两种极端外,我们还能给艺术另一种身份吗?

在后资本主义时代中,我们最好的选择无非逃避 - 逃避这个已经被完全市场化的,被消费的处境。

未来不存在。它是老式的,甚至是反动的,是60年代的科学与神秘主义的综合征。它是给资本主义宗师们(马斯克,乔布斯,比尔盖茨,扎克伯格)服务的,一种宗教宣传般的工具。宗师们用更好的世界和理想的未来的口号,来掩盖他们对利益的追求。FUTURAMA在30年代展出时,他们将这个新的城市愿景叫做未来,实际是借这个名号来影响设施建设,宣传个人主义,美化化石能源等。看看这给我们带来的后果 - 破败的公共交通,衰败的城市,集体责任的分崩离析和对新西部世界的幻象。这是一个自由主义社会,现在正显示其真正意图。坐在白宫里的那个傀儡不是资本主义的疾病,而是它的化身。

这个FUTURAMA的后遗症现在能够通过5G,传感器,技术小工具和AI来预测社会。作为历史的百叶窗,美国军事工业资助麻省理工的研究来阐述未来。它的目标是在对公民和企业的控制下,将Futurama 2.0中的人类私有化,来影响我们的习惯,思想和日常工作。

Pokemon Go中的口袋妖怪总是会出现在你身边的麦当劳附近。这就是那些资本主义传播者创造的未来。

对于商品化社会来说,接下来的挑战是如何拥有城市(而不是设计城市),从是物质和精神层面上得到交流,关系,交易等方面。在谷歌城市中,一切都将通过最佳参数,算法的效率(由私营经济产生并制定框架)来安排。而这种经济需要权力和知识的控制,才能使城市成为完美的集中营2.0

我必须指出,当时设计奥斯威辛集中营的建筑师是包豪斯最新锐的教授们。亨利··德费尔德卸任后,这所学校的真实故事不过是纯粹的历史重写。几乎所有教职工都积极参与了纳粹活动 - 纳伊费尔特,阿恩特,拜耳,恩格曼,格罗皮乌斯,赖希,甚至密斯。因此,如果我们不去正对这些20世纪的糟粕和谎言,建筑学将无法进步。

回到我们的话题,它们是一种不对称的关系,即工具算法能够对公民社会强加和谐,而公民正成为可交易的商品数据,来使那些拥有数据的人获利(正如21世纪的机器)。

城市即将被科技私有化,而建筑师则深深地参与了这种自上而下的技术法西斯主义。我绝非是要做保守派,幻想着人们住回山洞里去。New-Territories是尖端技术领域最先进的团队之一。但是我们从来不认为科学是无害的或无辜的;我们只是对探索这个新领域有着清晰的目标和手段。为了定义一种操作模式,我们不可避免地要大量使用人工智能,机器人,深度学习,代码(作为设计师-黑客)来淡化编程和编程的方式。这是为了重新打开科技的潘多拉盒子,来学习使用技术,而不是被科技束缚。



你认为人工智能会取代人类吗?

我们没有被替代的威胁。所有重复性工作将由AI和机器人取代 - 这将直接影响孟加拉的编织工人和伦敦市中心的操盘手。高盛(Goldman Sack)十年前雇用了600名交易员,现在这些人的工作是由实时算法和6个工程师编程人员完成的。

埃隆·马斯克(Elon Musk)滥用这种威胁的好手。科技发展的奇点(当机器人和人类是连体双胞胎时)让他开了一家大学来从精英们身上赚到数百万美元 - 就像一个给他白捐出去一百万的玩笑。但实际上,人工智能是一种技术含量极低的技术。它的工作是在大量预选图片上基于本地识别来读取数据。正如图灵所证明的,我们正处在这个奇点的对立面。正是这种对被替代的恐惧,掩盖了埃隆·马斯克等人通过科技收敛权力,资源和利益的意图。

我们生活在一个由资本主义组织的虚构故事中。它给人们带来一种共鸣,来掩盖它真实的意图。科学正是如今这种小说的主要载体。

例如,要躲避人脸识别,您可以戴上假发、化妆,再穿上印着另一张脸的T……但请不要购买由创造人脸识别算法的人制作的带有红外线的眼镜 - 那只是一个销售死循环。



人类在未来的功能是什么?


在浮士德小说一般的增强现实中生存和逃脱。

流水线现在已经成为预测人类行为的一种牟利工具,并且正在影响我们的态度,思想和习惯。我们不再是公民,而是消费者。我们手无寸铁地面对来自各方面的监视 - 在孩子们的托儿所,家里;我们一周的约会,看医生的日程被曝光...这让我们不得不按着资本的原则生活。

资本主义的监视正在捕捉人类的经历作为原材料,以便通过预测行为来赚钱。





如何协调一个人类与机器人共存的社会?


石头人的传说在中世纪就出现了。玛丽·雪莱的《科学怪人》于1818年出版。所以...幻象有超能力的“人类”并不是什么稀罕事。机器人的“机械化”是十九世纪非常先进的技术,它们通过齿轮和传动装置进行铰接。但如今在算法上,Bot一词更为关键。它催生了权力和资源的集中,并进而影响现实。

如何掌控科技,例如机器人以及AI深度学习,是维持权力结构的关键。

因此,我们需要给这个新的领域制定规则,以自我保护,并直面人类与新兴科技相比的脆弱,拖延,虚弱,逃避和勇气...

人类和机器人间的对立并不存在。这种刻意制造的恐慌不过是一种控制人们的工具 - 仿佛基督教曾经做过的一样。

机器带来更重要的影响是它对设计和生产理念的更新(甚至那些“假进步”,“假环保”的理念),但社会越来越不接受这种影响:太阳能电板和特斯拉电动车的能源仍是化石电厂。

因此,问题应该是:我们能停下科学发展的脚步吗?像Greta Grunberg质问的那样?碳排放可以改变我们的社会(或社会组织)模式以及我们对新发现,并超越新发现的需求。我们应该如何建立规则让新科技带来积极影响,而不是被视为洪水猛兽?







译者 丁奕萌


Mark
Bi-City Biennale of UrbanismArchitecture (UABB) is currently the only biennial exhibition in the world that is based exclusively on the set themes of URBANISM AND URBANIZATION. Co-organized by the two neighboring and closely interacting cities of Shenzhen and Hong Kong, UABB situates itself within the regional context of the rapidly urbanizing Pearl River Delta, concerns itself with globally common urban issues, extensively communicates and interacts with the wider public, is presented using expressions of contemporary visual culture, and engages in international and avant-garde dimensions as well as discourses of public interest.
©UABB